99福利资源久久福利资源,精品午夜福利1000在线观看,久久精品国产2020观看福利

<em id="xb79y"></em>

<em id="xb79y"><source id="xb79y"></source></em>

    <form id="xb79y"></form>

    添加時間:瀏覽次數:

    規范CSO將成為打擊醫藥回扣的稽查重點。

          日前,合肥市工商局接群眾舉報,在公關的配合下,突擊檢查了位于合肥市廬陽區徽州大道天徽國際大廈的某家醫藥咨詢公司。

    與此同時,重慶市南川區檢察院提起公訴的被告人巴毅虛開增值稅發票案,經過二審法院審理,維持原判。該案涉案金額7億余元,是該區迄今為止辦理的金額最大的涉稅刑事案件。

     
     

    此前,上海市工商局陸續查處施貴寶、泰凌醫藥和凱西醫藥三家藥企,通過不同方式向醫生進行利益輸送等三個案件的情況來看,未來工商與公安聯合聯手整頓醫藥行業不正之風,清理CSO行業已成大勢所趨。

    分析人士指出,從國家的政策方向來看,政府將嚴打那些以走票而生,為賄賂而來的醫藥CSO公司。那些打著偽CSO旗號,押寶銷售的行為,都將有財務上的風險。一旦被連根拔起,那么其背后的藥企必將受到損失。

    聯手出擊

    涉案金額高達2370萬!

    1月3日上午,接群眾舉報,合肥市局市場規范局組織十余名執法人員,在市公安人員的配合下,突擊檢查了位于合肥市廬陽區徽州大道天徽國際大廈的某家醫藥咨詢公司。

    執法人員通過檢查該公司賬目發現,該公司以“返利”、“兌費”的名義通過微信紅包、現金等方式向藥店員工給付利益。涉嫌違反了新《反不正當競爭法》,根據新法第十三條第一款第四項規定,執法人員現場扣押了電腦、會計賬簿等資料,并將5名主要涉案人員當場帶回進行詢問調查。

    經初步調查,該公司在皖西、皖南、皖北等地設有8個辦事處,員工約80人。同時,該公司利用從藥品零售店獲取的消費者信息,公司員工以售后服務醫生身份向消費者介紹、推銷藥品,涉嫌虛假宣傳,誤導消費者,嚴重損害了消費者合法權益。

    據初步統計,安徽省內涉案藥品金額約2370萬元,消費者個人信息3萬余條,涉及合肥市200余家藥店。目前,案件在進一步調查處理中。

    虛開發票7.3億

    被告人被判罰十四年

    日前,由重慶市南川區檢察院提起公訴的被告人巴毅虛開增值稅發票案,經過二審法院審理,維持原判。

    據《巴毅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二審刑事裁定書》顯示,2012年2月至2015年3月,被告人巴毅伙同巴某(2015年3月死亡)、蔣某(2015年3月死亡),先后在重慶市南川區、安徽省阜陽市等地的工商部門注冊成立10家醫藥公司,面向安徽、四川等地的醫藥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并以收取“開票費”的形式獲取非法利益。其間,被告人共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6000余份,發票金額累計7.3億余元,給國家造成巨額的稅收損失。

    2015年7月7日,被告人巴毅被民警抓獲時,從其身上扣押了銀行卡38張。經統計,從安徽錦瑞公司、暢風公司、國某公司、風雅頌公司等賬戶以及蔣某平等人個人賬戶轉入巴毅名下賬戶的資金不低于2300萬余元,巴毅用部分資金購買房產。

    案發后,公安機關從安徽阜陽鼎強藥業有限公司、安徽金馬醫藥經營有限公司、安徽利生藥品有限公司、安徽蚌埠市愛康醫藥有限公司、安徽省阜陽安瑞藥業有限公司、安徽延生藥業有限公司、安徽省阜陽市眾誠藥業有限公司、安徽信力康醫藥有限公司、合肥康麗藥業有限公司、合肥恒峰醫藥有限公司、安徽中聯醫藥有限公司、安徽華源盛銘藥業有限公司、安徽省阜陽市醫藥有限公司等受票方追回經濟損失2104.4萬元。

    2015年10月13日,南川區公安局將該案移送南川區檢察院審查起訴。該院審查發現,巴毅到案后,拒不供認犯罪事實,給偵查和起訴工作造成了障礙。在審查起訴階段,檢察機關兩次將該案退回偵查機關補充偵查。

    公訴人審查卷宗213冊,核實了大量證人的證言,在被告人“零口供”的情況下,于2016年7月8日依法向南川區法院提起公訴。2017年10月31日,南川區法院依法作出一審判決,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被告人巴毅有期徒刑十四年,并處罰金50萬元。

     

    政策嚴管

    CSO面臨諸多合規問題

    所謂CSO是合同銷售組織,在醫藥行業習慣被稱之為銷售外包,即產品持有人將產品銷售服務外包給專業的機構來完成。這種模式在藥品的營銷和銷售方面以專業化見長,其存在的價值不言而喻。真正的問題所在,是部分別有用心的投機者利用不合規的手段進行市場操作。

    隨著國家開始大力整治藥品購銷過程中的商業賄賂問題,并逐漸落地兩票制在藥品流通領域內的試點工作后,CSO模式立刻變成了燙手的“山芋”,很多企業都擔心CSO的可合規問題,將在日后帶來的麻煩。

    事實上,就在2018年1月1日實施的《反不正當競爭法》中,對商業賄賂進行了明確的定義是,經營者不得采用財物或者其他手段賄賂下列單位或者個人,以謀取交易機會或者競爭優勢

    · 交易相對方的工作人員;

    · 受交易相對方委托辦理相關事務的單位或者個人;

    · 利用職權或者影響力影響交易的單位或者個人。

    經營者違反本法上述規定賄賂他人的,由監督檢查部門沒收違法所得,處十萬元以上三百萬元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吊銷營業執照。

    原有的商業賄賂的買賣關系將延伸到交易的各方,這就意味著,無論是醫療機構還是連鎖藥店,藥企未來藥品營銷模式都將受到法律的約束。

    除此之外,醫藥CSO公司收集消費者信息也屬于違法行為。在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條規定【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罪】:國家機關或者金融、電信、交通、教育、醫療等單位的工作人員,違反國家規定,將本單位在履行職責或者提供服務過程中獲得的公民個人信息,出售或者非法提供給他人,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

    事實上,真正的CSO不會是醫藥代理的簡單升級,它本身不參與、也沒有實質性的藥品交易業務。他們要做的,是從市場學術層面,幫助策劃、提升品牌影響力,實現真正的學術轉型。

    總而言之,真正先進入戰場的CSO,要成為先驅,不要成先烈。一切以投機目的的CSO都是不可取的,不要試圖去鉆政策與法律的空子,否則自己將會身敗名裂。

     
    99福利资源久久福利资源,精品午夜福利1000在线观看,久久精品国产2020观看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