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福利资源久久福利资源,精品午夜福利1000在线观看,久久精品国产2020观看福利

<em id="xb79y"></em>

<em id="xb79y"><source id="xb79y"></source></em>

    <form id="xb79y"></form>

    添加時間:瀏覽次數:
             輔助用藥全面受限的日子來了。
            12月14日,國家衛健委發布通知,要求各省級衛生健康行政部門組織轄區內二級以上醫療機構上報輔助用藥目錄。這些目錄將成為國家衛健委制定全國輔助用藥目錄的主要依據。
            根據要求,相應醫療機構,需以通用名并按照年度使用金額(2017年12月1日至2018年11月30日)由多到少排序,形成輔助用藥目錄。每個醫療機構輔助用藥品種原則上不少于20個。
            各省級衛生健康行政部門匯總轄區內醫療機構上報的輔助用藥目錄,以通用名并按照使用總金額由多到少排序,將前20個品種信息上報國家衛生健康委。
            我國衛生系統本輪對輔助用藥的監控,可以追溯到2015年2月28日,國辦印發的《關于完善公立醫院藥品集中采購工作的指導意見》中,首次正式提到了“重點跟蹤監控輔助用藥”。
            很多輔助用藥,并非臨床必需,但每年占用的醫療費用卻畸高,其背后不合理用藥問題嚴重。為規范臨床用藥,減緩醫療費用不合理增長,2015年以來,各地陸續發布輔助用藥監控目錄。
            據此前梳理,2015年至2017年底,有30個品種被點名頻次最高,包括丹紅注射液、注射用復合輔酶、注射用磷酸肌酸鈉、單唾液酸四己糖神經節苷脂鈉注射液等知名品種。
            分析人士認為,這些品種大概率也會進入全國輔助用藥目錄。結合醫保支付方式改革、嚴控藥占比等政策,未來非臨床必需、臨床使用金額大的“神藥”將徹底失去市場優勢。
            銷量驚人180輔助用藥已列入重點監控
            輔助用藥一度被戲稱為“萬能神藥”,因為這種藥“什么病都能治”而且“不死人”,也正因為此其銷量往往可觀。
            米內網最新統計顯示,2017年公立醫療機構終端中成藥銷售TOP20榜單中,多地受限的注射用血栓通(凍干)年銷售額約73.4億元,名列榜首;被限制次數最多的丹紅注射液銷售額超過60億元, 位居第二;其他如喜炎平注射液、醒腦靜注射液等常見于各地輔助用藥重點監控目錄的品種,也都有數十億的銷售額。
            銷售“神話”的背后,是相應品種在臨床上過于廣泛的應用。
            比如:常見于輔助用藥重點監控目錄的小牛血去蛋白提取物,其說明書上的適應癥為“用于腦缺血、腦癡呆、腦外傷及大腦功能不全等細胞代謝障礙性疾病的治療”,但臨床上,它幾乎可以用于所有科室。
            中國醫藥工業信息中心以上海市二三級醫院單季度數據為基礎,統計發現,其中有80個科室在使用小牛血去蛋白提取物。
            為遏制這種行為,國辦2015年2月發布文件,明確提出“重點跟蹤監控輔助用藥、醫院超常使用藥品”。當年9月11日,《健康報》發布一則消息稱,北京有醫療機構接到了北京市醫管局的通知,將部分藥物確定為“輔助用藥”管理,要求醫療機構在使用中注意用量。
            此后,雖然北京市的輔助用藥目錄遲遲未正式公布,各地卻已紛紛行動。
            據不完全統計,已有云南、江蘇(無錫中醫醫院、蘇州)、安徽、四川、青海(青海紅十字醫院、青海人民醫院、青海中醫院)、內蒙古、山東(青島、日照)、河南、安徽銅陵等地的醫院、衛計委建立了重點監控制度,有的已經發布了重點監控品種目錄。
            此外,今年7月,業界還曾流傳過一份《中國武警總醫院關于限制部分輔助用藥使用的通知》,骨瓜提取物注射液、注射用骨肽、復合輔酶等16個品種臨床限制使用。這也意味著臨床限用輔助用藥的隊伍在擴大。
            據業界統計,已有180個輔助用藥品種臨床限用。
            醫保出手無效的“神藥”將失去市場
            事實上,臨床限用只是對輔助用藥的一種限制,在醫保局全面整合采購、醫保支付規則制定與組織實施,以及醫療服務定價等大權之后,輔助用藥已經開始在全過程受限。
            就在前不久,武漢市第一批藥品帶量采購議價結果正式公布,輔助用藥目錄中僅單唾酸四己糖神經節苷脂鈉注射液和注射用磷酸肌酸鈉分別有一家企業中標,其余10個輔助用藥全部棄標。
            同時,根據武漢市帶量采購規則,中標輔助藥也將大幅降價。
            這被視為集采環節限制輔助用藥進入臨床的成功案例。而在此之外,各地逐漸落實的醫保支付方式改革,以“總額預付,結余留用”,加上按病種付費為核心的政策導向,也在倒逼醫療機構選擇性價比更高的藥品。
            一些走在醫改前沿的醫療機構已經開始在拒絕輔助用藥進入了。
            今年7月12日,中南大學湘雅二院發布《備案采購藥品資料遞交通知》稱:近期醫院將討論備案采購藥品目錄,收集有關新藥資料,但,中藥制劑、輔助用藥品不予接受。這被認為是公立醫院拒絕輔助用藥進入的“里程碑”。
            而更早些時候,2017年11月26日,安徽省天長市人民醫院副院長楊林在“度勢·納新2018”新格局下產業創新與行業趨勢大會上已經透露,通過限用26種輔助用藥,臨床藥占比下降了4%-5%。
            此外,在支付環節,福建、安徽相繼發布的醫保支付標準,都將重點監控的輔助用藥的支付標準大大降低,某些品種在福建的報銷比例甚至為0。
            分析人士認為,輔助用藥雖然受到嚴控,但最終決定其命運的還是自身療效,如果有證據證明產品自身臨床不可替代性,則還是會有其生存空間。那些不能證明臨床價值的產品,將在嚴控藥占比和醫保支付限制的雙重壓力下失去市場。
    99福利资源久久福利资源,精品午夜福利1000在线观看,久久精品国产2020观看福利